曹智勇:鹅卵石灵魂的召唤者

作者:程稀 来源: 人气: 时间: 2017-3-31

鹅卵石本身是冷冰冰的,但我是用“热情”去抚慰它,用“真情”去雕琢它,召唤它;雕琢,琢磨的过程实际上是在呼唤它,唤醒它的过程。

——中国鹅卵石雕第一人 曹智勇

第一次见识鹅卵石雕塑,就是在北京宋庄艺术区黔人曹智勇鹅卵石雕工作室里。曹智勇先生平时言语不多,相当低调,但是说起自己的作品来,却滔滔不绝而浑然不知。我知道,这是每一个热爱艺术人的天性,关于他和鹅卵石雕的故事,我想如果详尽记下来,那该是一部没有连载期限的长篇小说吧。

曹智勇:鹅卵石灵魂的召唤者

工作中的曹智勇先生

在对鹅卵石雕的艺术上,曹智勇素有“痴”名。《说文解字》里说,“痴”乃为执着于某一事物而无法自拔,我想曹智勇大抵便是如此。

30年前,曹智勇还是漫步在黔西南者楼河上一个迷茫的15岁下乡知青,当时的册亨很小,“一支烟走三圈”。据曹智勇说,“那时的县委办公楼是建在山头上的,县委书记或县长不用开会,一喊全城就听见。”

然而,就是这个小县城却孕育着曹智勇博大的心灵,册亨县独特的风土人情以及淳朴的布依族人民,让下乡知青曹智勇对这块记载着他青春足迹的土地充满了眷恋。

曹智勇:鹅卵石灵魂的召唤者

中国鹅卵石雕第一人曹智勇

曹智勇说,对于艺术,起初,他只是把它作为一个谋生的手段,但是,当他发现一个很好的载体—鹅卵石之后,他知道自己将来的奋斗方向了。他说,自己无论走到哪里,他都是在做一件事,就是唤醒鹅卵石的灵魂,让鹅卵石在他的手中鲜活起来。

有这样的想法,实际上是缘于一个偶然的“意外”,曹智勇在者楼河行走的途中,不经意间被足下的鹅卵石绊倒了一跤,却因此痴迷半生。现在回想起来,曹智勇觉得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没有这次“意外”,就不会有现在鹅卵石雕艺术的拓荒者。

曹智勇:鹅卵石灵魂的召唤者

曹智勇新作:《遗目忘川》275x70x76cm

曹智勇与鹅卵石结缘之后,随即置办工具、构思绘稿,几日间即兴与探索性的完成了一件鹅卵石雕处女作。之后他又接着做了数件鹅卵石雕小品,作品虽然出来了,但是鹅卵石雕毕竟是一种新生事物,心里难免有些忐忑,随后便借出差之机将作品稍带到省城贵阳,向省群艺馆及省美协的同行老师讨教学习,征询意见,寻求答案。所询之处和所询之人都给予了鹅卵石雕这种艺术形式较高的评价和首肯,一致认为:有意思!挺好!值得做!

大家的激励转换成了原动力和自信,曹智勇说,之初的鹅卵石雕只是探索性的来做做而已,随着时间的推移,越做越投入,慢慢地把自己的思想、情感都融入其中不可自拔了。

鹅卵石本身是冷冰冰的,但我是用“热情”去“抚慰”它,用“真情”去“雕琢”它,“召唤”它;雕琢,琢磨的过程实际上是在呼唤它,唤醒它的过程。让它从原来冷冰冰的石头变成拥有艺术生命,拥有灵魂的活体而不再冰冷!曹智勇如是说。

石不琢,不成器。自从和鹅卵石奇遇后,曹智勇便开启了鹅卵石的雕塑之路。但是在艺术探索的道路上,并非那么一帆风顺,曾经有两次曹智勇非常痛苦,几乎要放弃了!因为他觉得做不出东西,在艺术上找不到自我,非常困惑。他一直在作思想斗争,最终还是战胜了自我。

曹智勇:鹅卵石灵魂的召唤者

曹智勇新作:大型鹅卵石雕《遐想》160x170x190cm

曹智勇称自己就是一个匠人,一个舞锤弄刀但是要倾注情感的匠人。鹅卵石的硬度非常大,在它成为一件精致的艺术品之前,需要付出多大的思想和体力上的劳动,而且曹智勇有很多大型的鹅卵石雕塑,尤其是在户外烈日下工作时,可以想见他的难度。但是曹智勇口中从来没有觉得那是难事,他非常享受他的雕琢之工。

鹅卵石需要雕琢,同样也需要“惜刀如金”,为了雕塑艺术,1984年曹智勇到四川美术学院雕塑系学习雕塑,难得的求学机会让他潜心苦学,虚心求教,回来后的他运刀更觉游刃有余,他经常到河边捡来鹅卵石,大大小小,形态各异,根据石材的颜色、形状练习雕刻,也许是经常绘画有了扎实的功底,曹智勇所雕刻的鹅卵石没有规矩限制,无拘无束,任意发挥的创作状态,使他如鱼得水,并为他日后的鹅卵石雕创作以及作品风格的形成准备了条件。

曹智勇:鹅卵石灵魂的召唤者

曹智勇作品:大型鹅卵石雕《者楼河》

搞艺术创作,尤其是搞雕塑搞创作是需要经济支撑的。为了坚持艺术之路,曹智勇也一直咬紧牙关坚持着。他还为此开过啤酒屋、装饰公司、开采过矿山、搞过餐饮服务等等,所有的目的只有一个,就是让艺术之路畅通。

曹智勇的作品质朴,本真,摆脱了符号化的创新,是从地域文化里生长出来的感觉。这是《雕塑》杂志主编宋伟光先生对曹智勇作品的评价。

鹅卵石生活在江河里,一年四季被大水冲刷,还有砂石的打磨,他的皮肤纹理充满了沧桑,好像一个无言的长者,淡然的看着世间的潮涨潮落。曹智勇的每一件作品,乍一看是丑的,都是沧桑的面庞,突兀、歪斜、厚实的大嘴,弓起的鼻梁、上扬的大头鼻、凹陷的鼻孔,凸起的眼珠……这似乎成为了曹智勇的一个符号。

曹智勇:鹅卵石灵魂的召唤者

曹智勇作品《刺梨花》

曹智勇说,在创作期间,也有人对他说你能不能做点美的?曹智勇曾尝试着把鹅卵石做成美的,做着做着就顺着感觉走了。不过给别人的感觉可能是又做丑了,但是我觉得需要的东西就是顺着感觉出现的东西才对。因此展现在大家面前就是这样一件有着深刻内涵的有精神指向的作品,远远超越了形式上的美。

当代科学的发达,生物工程的先进,很多电子手段都能创作出很多流水线的东西。但是,当代艺术追求的是简洁明了,过于细腻的科学化的生存状态已经不能满足人类的审美需求。因此,曹智勇的作品就是这样一种带有原始情结,原生态,返璞归真的审美取向。

曹智勇:鹅卵石灵魂的召唤者

曹智勇作品

也正是这种自然、朴实、生动、和谐之美和沧桑之美,使得他的作品频频登上国际舞台,也深受国内雕塑界大咖的青睐,早在80年代,曹智勇先生的作品《布依老人》就被中国美术馆收藏,1987年贵州省电视台即播出专题片《曹智勇与鹅卵石雕》。目前,曹智勇的作品已经在美国、法国、意大利、埃及等欧洲国家展示展览。

米开朗其罗说,雕塑是把奴隶从石头里解放出来。在我看来,曹智勇先生解放的不是奴隶,而是原本就存在于他心中的属于鹅卵石雕艺术的天使。(文/程稀)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