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念周绍良先生诞辰100周年

作者:盛澜 来源: 人气: 时间: 2017-4-10

      今年是周绍良先生诞辰100周年。

  周绍良先生大半辈子是做出版工作的,60多岁的时候追随赵朴初先生进入佛教界。先生在佛教界服务十余年间,先后任中国佛教图书文物馆馆长、中国佛教文化研究所所长、中国佛教协会副会长……

  上世纪80年代初,中国佛教界面临的主要任务是重新恢复十年浩劫中停滞的宗教活动。“文革”之中,全国各地佛寺与造像大多被毁。周绍良先生是佛教文物专家,在文物界和佛教界均很有影响,他便通过国家文物局将各地残损的佛教造像集中到中国佛教图书文物馆进行修复。

上图:北京广济寺

  周绍良先生找到邓之诚先生、陈垣先生的后人,聘请了许多工匠修复这些佛像,这样的工作在北京的广济寺和广化寺内持续了多年。周先生调集来的佛像大多属珍贵文物,先生要求残像要修旧如旧、天衣无缝,而且凡寺院来请修复好的佛像,只酌收一些工本费。

  在整个80年代,周绍良先生为中国佛教图书文物馆的建设呕心沥血,他广泛搜集佛教文物充实馆藏、聘请古籍版本专家整理佛教典籍。

  周绍良先生在中国佛教协会第五届全国代表大会上当选为副会长兼秘书长,这使他的工作性质从弘扬佛教文化升级为协助赵朴初会长领导全国佛教事业。在任期间,周绍良先生依然参与了国内佛教文化建设方面的许多工作。

上图:周绍良先生著作

  香港东方佛教艺术研究会是在香港大学和香港佛教界的共同推动下成立的,他的首任会长是河北赵县柏林禅寺的净慧师傅,周绍良先生担任秘书长。研究会的一大部分经费是邵立夫先生捐助的,成立之初还有曾宪梓先生、赵朴初先生也给予了多方面的支持。

  “东方佛教艺术研究”属于宗教与艺术的跨学科研究领域,着重研究东方佛教与艺术的相互关系及东方佛教艺术的基本特征。无论从传统文化研究、宗教学研究还是从艺术学研究等各方面来看,这样的选题都具有重要的学术价值。

  香港东方佛教艺术研究会发展了近10年,在赵朴初先生、周绍良先生逝世之后大部并入了中国佛学院和中国佛教协会的有关研究机构,还有一部分工作经由净慧师傅转至柏林寺和四祖寺……

  (注:前后参与过研究会工作的主要有:赵朴初、周绍良、释净慧、杜仙洲、邵立夫、周知同、冯其庸、盛澜、田英礼、唐云等百余位各界人士。)

  “力图跨越人为的学术界限,将佛教艺术诸部类融合为一体,采用跨学科、跨领域的多维视野的比较方祛探索佛教艺术的整体特征是香港东方佛教艺术研究会的学者们对当代佛教艺术研究的基本贡献。东方佛教艺术研究的最终目标是构建出“东方佛教艺术学”这一门新兴科学。这对于丰富佛学研究内容、提高佛学在人文社会科学领域中的地位也具有重要价值。”(赵朴初先生语)

  除此以外,周绍良先生作为中国佛教协会秘书长,还在佛教古建保护与研究方面做出了重要贡献。

  中国佛教建筑研究所即是杜仙洲先生和周绍良先生创立的。

  大概是1987年前后,赵朴初先生在中国佛教协会机关广济寺里开办了中国佛教文化研究所,周绍良先生任所长,主要是搞佛教文献研究。后来周紹良先生又发展了中国佛教文物研究所,主要是收集和研究佛教造像、法器、古代佛经、历代高僧手记等文物。

  当时亦是周绍良先生向赵朴初先生提出成立中国佛教建筑研究所,专司对中国古代佛教建筑遗存进行保护和研究,赵朴初先生欣然应允并经罗哲文先生推荐聘任杜仙洲先生为研究所所长……

  中国佛教建筑研究所在杜仙洲先生带领下曾在晋、冀、豫、辽、黔、闽、陕、甘等地区对古建筑遗构开展大量艰辛的勘察、测绘工作,发现了一批具有科学、艺术、历史价值的古代建筑,搜集整理了大量相关的历史文献资料,并调查整理北京寺院资料多处。

  在学术研究中,周绍良先生和杜仙洲先生倡导以“考工考史”为主要命题,坚持佛教建筑研究与传统建筑研究相辅相成的原则,为大量的佛教文物遗迹修缮工程提供了可贵的参考资料。

上图:周绍良先生

  “周绍良先生是一位学者,以著书立说为己任。但为了顾全大局,毅然推延了许多个人学术研究。卸任之后,为挽回失去的光阴,绍良先生从朝至暮,不弃寸阴,孜孜矻矻,手不离笔……”

  中国佛教古代文献保护中心成立于1997年5月,是一个致力于将汉传佛教古代文献的研究与保护工作合二而为一的民助机构。中心亦是由柏林寺净慧师傅和周绍良教授发起、海外的慈善家邵立夫先生等资助的。

  (注:香港英皇公司的盛澜和朱亦远先生、恒生银行的刘振董事等周绍良先生的学生、弟子自始至终参与了中心的发展工作。)

  中国佛教古代文献保护中心应该是比较早的运用先进的计算机设备和文献管理方法进行中国汉传佛教古代文献保护与研究的机构,先后在赵县柏林寺、广济寺建立了办事处,赵朴初、周绍良、季羡林等先生也给予了学术上的支持。

  (注:保护中心存在了六年多,最后经赵朴初与周绍良二老安排把所有的研究成果和文献资料转入了中国佛学院图书馆和佛教文物研究所等处。在六年间有十多位学者、在校学生为以上的工作付出了努力,他们是赵和平、吕思怡、田震、安玉田、何剑、盛澜、朱亦远、智通、延慈、悟远……)

  周绍良先生继承了周叔迦先生的慈悲喜舍、谦和仁厚的品行。我想,今天人们怀念周绍良先生,不仅仅在于先生的学术成果和对佛教界的贡献,主要在于他的为人。“和周绍良先生在一起,有如面对恩师长辈,倍感亲切。我们应当能学到他的做人,因为只要放下一个“私”字,提起一个“善”字便可。”

盛澜

2017年4月 于京西灵光寺

  作者简介:

  盛澜,1975年生于北京,数学博士,对佛教建筑、佛教文献、佛教造像、佛教美术有研究。

  师从著名红学家、敦煌学家、佛学家、文史学家周绍良先生。

  曾任中国佛教古代文献保护中心理事、香港东方佛教艺术研究会研究员、中国佛教建筑研究所专家委员会主任委员等职。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