述而不作的长者王家鹏先生

作者:袁剑君 来源: 人气: 时间: 2017-4-7

子曰:述而不作,信而好古。

王家鹏先生是蜚声海内的藏传佛教文物鉴定专家,他熟悉我国藏传佛教文物的总体情况,在藏传佛教文物鉴定方面积累了丰富的实践经验。1996年作为国家文物局专家组成员,王老参加了西北地区新疆、甘肃、宁夏、青海的一级品文物鉴定工作,并主要负责佛教类文物鉴定。

四、五年之前,故宫的魏殿松老师介绍我的师弟盛澜去见王家鹏先生,当时大概是为了请教关于故宫“梵华楼”的考古研究报告的事儿……

王家鹏先生是北京人,五十年代生人。王老从1985年开始供职于北京故宫博物院,曾先后担任陈列部宫廷组副组长、宫廷部宗教组组长,是故宫博物院研究馆员,文化部国家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专家委员会委员。

君馨阁的京城文化学者联谊会曾经组织了一次小聚会,由爱新觉罗启骧先生召集了阎崇年先生、王立平先生和杨青先生,盛澜也把王家鹏先生请来了。聚会上我第一次见到了谦和的王老,我几乎不能想象眼前的长者与那声名显赫的宫廷佛教顶级专家是同一人。我看见盛澜对王家鹏先生很是殷勤,又是端茶又是切水果。我问盛澜,王老师一定是传了你什么秘法了吧?盛澜告诉我说:“王老的确是给我讲了述而不作的道理……”

上图:京城文化学者联谊会留影

我们看了孔子自述的“述而不作,信而好古”这八个字,再看现代的学者作学问的态度,在许多方面是恰恰相反的。我们现在许多搞研究的人是“作而不述”,专门搞创作、而且写文章,是致力于“千古文章一大抄”的。

2002年王家鹏先生受国家文物局委派与朱家溍、史树青先生等老前辈一起为杭州雷峰塔地宫出土的文物鉴定、定级,学界评价这是中国佛教文物保护史上非常重要的一次活动。2003年王老亦受公安部、国家文物局委派赴香港澳门,鉴定追索被盗卖的承德文物,为挽回国家重大文物损失贡献了力量。

我们知道孔子是自谦的,他说自己述而不作。什么叫述?“就是承先启后,继往开来,保留传统的文化,就所知道的,把他继续起来,流传下来,好比现在说的,没自己的臆断、不加主观意见”。

王老是国际上金铜佛像研究领域的顶级学者,由他老人家主编的《中国藏传佛教雕塑全集·金铜佛(上)》、《故宫博物院藏文物珍品全集·藏传佛教造像》,《故宫藏传金铜佛像类型分析》、《藏传金铜佛像传统分类例证——故宫藏传佛像题记解读》等论文,对故宫的藏传金铜佛像作了产地的分区与分期断代研究,并对藏传金铜佛像的古代传统分类方法作了解读。

上图:袁剑君与盛澜在雨花阁

我记得在认识王家鹏先生之前盛澜就读过几乎所有王老的书,盛澜的老师周绍良和杜仙洲就对他说过:王先生的研究是史实、是事实,没有臆断,是十分有价值的、是对后世负责的……

想来历史上孔子的删诗书、定礼乐、著春秋等针对文献的整理,只是承续前人,并没有加以创作。但是他有个态度,信而好古,不是迷信,是真信,加以考证过的真信。孔夫子在这里说自己“信而好古”,就是说明他作学问的态度:实实在在的相信传统的东西,想把它保留下来。

王家鹏先生在故宫博物院长期从事藏传佛教文物的保管陈列与鉴定研究工作,对藏传佛教建筑、佛像、唐卡等各类文物有比较系统的研究。在清代宫廷藏传佛教文化,明清藏汉文化交流,清王朝治理西藏策略等方面也有深入探索。

上图:王家鹏先生与学员们在梵华楼

去年,盛澜、保利的张以国先生和我参加国家文物局的藏传佛教文化艺术交流活动,有幸随团与王家鹏先生同赴故宫考察雨花阁、梵华楼等宫廷藏传佛教遗址,受益匪浅……

(注:王家鹏先生多年主持清宫藏传佛教建筑遗迹研究,由他主编《清宫藏传佛教文物》图录,发表《故宫雨花阁探源》、《故宫六品佛楼梵华楼考——清代宫廷佛堂典型模式》、《中正殿与清宫藏传佛教》、《明成化对音写经浅探》等论文,论证了藏传佛教在明清宫廷中的深刻影响。)

盛澜发来微信说关于王家鹏先生唐卡研究的纪录片会在央视播出,手边书架上恰好收存着王老主编的《故宫博物院藏文物珍品全集·藏传佛教唐卡》、《梵华楼护法神唐卡辨析》等资料,便又翻开那一幅、一幅考据详实的图例……

袁剑君

2017年3月26日

0